9月 5, 2022
贝勒斯黑布朗尼引起不满 妻子都当面批评他

  
  北京时间8月18日,“名嘴”贝勒斯专业黑勒布朗-詹姆斯,对他的儿子布朗尼评价也不高。史密斯的妻子都看不下去了,当面给史密斯提建议。

  詹姆斯最近为儿子的大力扣篮叫好,贝勒斯却觉得这没什么,在网上批评他们。

  他的妻子艾内斯汀都看不下去了,认为贝勒斯对布朗尼太过分了。

  “我没有看社交媒体的评论,”贝勒斯说,“有一天晚上艾内斯汀说,‘你对这小孩的攻击太过分了,你应该对他温和一点。’跟往常一样,他站在勒布朗和布朗尼一边。”

  贝勒斯还开玩笑说,妻子平常很少跟他说话,要感谢布朗尼创造了这个机会。

  这事引起了热议,很多球迷站在贝勒斯的对立面,包括他妻子在内。这也给贝勒斯提了个醒,对小孩不要要求太严格。(吴哥)

More Details
9月 4, 2022
贝克汉姆长子否认妻子与母亲不和:我们都很好 很融洽

  8月11日,布鲁克林·贝克汉姆登上了新一期杂志的封面。布鲁克林在接受采访时首次正面回应“婆媳不和”的传闻。

  他称妻子妮可拉·佩尔茨告诉他不穿婆婆维多利亚设计婚纱的原因并非是她不想穿,而是维多利亚的工作室做不到。因为婆婆想让参加婚礼的所有亲近的女性都穿上她自己的同名时尚品牌的礼服,所以才不得不重新改变方案。布鲁克林还表示:“据我了解,他们(媒体)总是会愿意写那样的东西,他们总是试图让人们感觉失望。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很好,很融洽。”

  据悉,8月7日,妮可拉·佩尔茨还分享了一张哭到双眼红肿的照片,“婆媳不和”传闻更加引发网友猜测。

  原标题:妻子和母亲不和?贝克汉姆长子回应:我们很融洽

责任编辑:李晓灵

More Details
9月 3, 2022
贝克汉姆一家加拿大度假!贝嫂身材吸睛

  【除了house,condo也能安装RO净水器嘛】

  ? 可以的??只要家里水槽下面空间足够大,就可以安装RO 系统

  如果要安装全屋净水系统(包括软水机?碳过滤), 则需要总闸附近有足够的空间来放置机器,建议小伙伴安装前先找师傅帮忙检测一下哦

  ?【净水器滤芯多久需要更换一次】

  ? 通常情况下半年更换一次,具体需要根据家里实际人口和用水量来决定哦??

  ?【都说矿物质对身体有好处,长期喝净水器的水对健康是否有影响呢】

  ? 其实不会??因为反渗透RO净水器是一种集微滤|吸附|超滤|反渗透|超纯化等技术于一体,所以可以有效过滤掉自来水中的杂质,??,包括一些不易被人体吸收的矿物质,确保喝进身体中的水足够干净纯净

  担心身体缺少微量元素的小伙伴其实不用害怕,只要维持日常膳食均衡就肯定没问题??

  ?【RO净水器为什么要在水池台面上额外安装一个专用水龙头呢】

  ?因为RO系统工作的原理是将水过滤完之后存储在一个罐子里,在需要用水的使用通过专用的水龙头的管道为流出??

  这样可以确保干净卫生,避免净化后的纯净水跟水管里的自来水混在一起形成交叉污染

  ?【RO净水系统更话滤芯复杂嘛?需要请专业师傅更换吗】

  ?其实并不需要,目前的净水滤芯更换非常容易,也可以自己买到??所以并不需要额外花钱请师傅来换??

  转1/4圈便可看到滤芯,再转1/4圈就可以拧下来然后更换滤芯啦(每种滤芯都有对应的颜色标识)

  ?【过滤后的纯净水味道会有什么不同吗】

  ?其实是没有任何味道的??因为RO净水系统有多层过滤,会把管道中的杂质??病毒等都过滤掉,所以喝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异味

  ?【使用RO滤水器会浪费水吗】

  ?市面上常见的滤水器有很多种,个别种类需要5升自来水才能过滤出2-3升纯净水,也有xiao率非常高的滤水器,5升自来水可以过滤出5升纯净水?

  ?建议选滤水器之前先跟师傅了解清楚,确保选择合适的滤水器哦??

More Details
9月 2, 2022
豆瓣小组侵占事件始末:文学小组还是饭圈阵地?

  

  讨论“那不勒斯四部曲”的豆瓣文学小组被意外侵占,七千多名组员均被踢出小组。图为同名影视剧《我的天才女友》剧照。 (资料图 / 图)

  大约四年前,姚琴加入了那不勒斯小组,这是为讨论意大利作家埃莱娜?费兰特《我的天才女友》等长篇系列小说专门开设的文学小组。

  姚琴的疑惑从相关讨论帖和评论区才得到解答——那不勒斯小组被卖了,现在的新主人是时代少年团的粉丝们。

  时代少年团是2019年出道的偶像团体,成员有7人,平均年龄不超过20岁,是TFBOYS的师弟团。他们的粉丝数非常庞大,这次参与占组的粉丝仅为其中一小部分。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这群粉丝在公共平台上看到小组出售信息,便出手买入,之后将组内原有成员悉数踢出,并将原组中的内容删除。

  在清理过程中,新成员们发帖感叹:“这个组以前发的内容都好高级啊,看不懂诶。”

  此事引起大量关注,其他豆瓣小组和网络平台都出现了相关讨论。7月21日,也就是隔天16时,豆瓣做出了针对“那不勒斯四部曲”小组异常情况的说明,明确了原组长与新组长之间存在买卖小组的行为,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封禁处理。那不勒斯原有组员和被删帖得到恢复,豆瓣官方暂时接管了这个小组。

  事情虽已逐渐平息,但是,一场关于普通读者和明星粉丝的争论再度浮出水面。

  在那不勒斯小组,大家常常讨论“莉拉为什么希望自己消失”“埃莱娜是读书成功的典范吗”等问题,基本每隔几日就有人发布新帖。事发五天前,还有小组成员分享了在杭州组织的线下共读会。

  那不勒斯组员张茉茉对一个帖子印象深刻。书中的主人公生活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人发帖详细地科普了意大利这个时期的社会背景和社会思潮。

  姚琴在加拿大攻读法学博士,组里一篇关于“dissolving margins”的讨论帖让她从语言学上有了新的理解。小说中,主人公莉拉用“dissolving margins”描述自己的感受,中文译为“界限消失”。姚琴搜索意大利语原版,发现这个词指的是“书页周围的白边”,她理解为,“女主角感受到她读过的书里那些理论,开始从书页的边界流淌出来,和她真实可感的现实生活融在一起。她看到了现实生活就是这样残酷,所谓的阶级倾轧原来近在咫尺。”

  “读书是非常孤独的一件事情,你会有冲动想要找人交流,而且往往身边的朋友或家人没有办法跟你同步看完,然后跟你讲。”对姚琴来说,那不勒斯小组很重要,像父亲和爷爷那样的小镇青年过去只能独自阅读,“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所以豆瓣有书评或者这样一个小组,对我来说就有一定的归属感。”

  姚琴是哈利·波特迷,写过一些同人作品,让哈利·波特的故事延续下去。相比之下,“那不勒斯四部曲”的世界观完整、情节紧密,读者没有那么多二次创作的空间,最好的方式就是共同讨论,让故事在脑海中继续进行。

  对另一位组员彭欢来说,小组“意味着生活之外、工作之外的另一个我”。她不想把对书的观感发在朋友圈,“别人会觉得你自命清高”,“甚至你可能尝试发过,但是并没有多少人回应”。

  时代少年团粉丝进驻之后,整个小组被重新“装饰”了一番。小组头像从原来丛书第四本《失踪的孩子》的书籍封面,换成了“永远有糖”的字样。他们还重新设置了小组的分区,改成“吹王源彩虹屁”“吹展啦彩虹屁”以及“组务”三栏。其中“王源”和“展啦”指的是两位新的小组管理员。

  最让姚琴愤怒的是,以前的很多内容被删除了,包含大量精华帖和讨论内容。“你可以把东西留在那里,别人如果需要信息可以找到。但是如果你把人家写的东西都删了,这个是很过分的,感觉好像一个图书馆被烧了。”

  夏叶是“我的天才女友”小组成员——这个组用来讨论由“那不勒斯四部曲”改编而成的电视剧,她虽从未加入文学小组,但对讨论帖的消失感到十分惋惜,“你既然都看不懂,至少要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成果,大家写帖子都会花很长时间,而且也没有人给钱,都是为了分享,才愿意花这些时间。”她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这些讨论都是有价值的。”

  对于这批新成员来说,那不勒斯小组是花钱买来的私人小组,他们有权作出处置。一位新的小组管理员在豆瓣广播中公开写道,“这算什么,好比我们买的房交了钱,看到房子,然后搬进去打扫干净,结果房东同意了,原先的租房人不同意,然后反过来辱骂我们。”

  在工程量巨大的踢人行动基本完成后,管理员展啦在那不勒斯小组发表了一则通告,将小组重新定位为“展啦朋友圈”,即组里的都是她的好朋友和她喜欢的人,组内成员可以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并把入组门槛定为她的邀请。

  江悠是展啦邀请的人之一,她也喜欢时代少年团的一些成员,她和展啦曾在某个小组的评论区有过短暂的交流,谈论了明星等话题,但不算认识。之后她接受邀请进入了那不勒斯小组,“我不太了解这个组是什么组,我以为就是她自己的组,因为原组我也没听说过。”江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小组被占后,姚琴看到,组里的帖子大多是生活类的内容,明星的内容大约只有四分之一。“吃了什么,今天有没有早睡,打卡,她们有一个小社区,是一群比较熟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地方的话,其实是不会引起反感的内容。”

  内容大多是普通的聊天。展啦发过一条帖子,“就现在!点进这个帖子的人都发张自拍”。另一位管理员王源发帖,“没有成语接龙的小组不是成熟的小组”。

  踢人完成后,展啦和王源在组里对其他管理员表示感谢,“从七千多人到现在,辛苦大家了”。与此同时,新组的建设活动也正在开展,征集组名的讨论楼也建起来了。

  2022年4月14日,豆瓣发布了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专项行动的处罚公告。公告称,根据工作要求,豆瓣将持续配合开展整治“饭圈”乱象的专项工作,停用了包括豆瓣鹅组在内的7个问题小组。

  一系列“清朗”行动后,豆瓣对新组的创建审核变得更严格,特别是带有娱乐属性的小组,几乎很难通过。据时代少年团的一名前粉丝透露,他们之前活跃的豆瓣小组,每周五停一次已经是常态。原“豆瓣鹅组”管理员“姨妈的鸭”转发那不勒斯占组事件时表示,“很多主页人在问为什么不新建一个小组,难道新建小组比买一个小组/清空所有原组员/重新经营更难么?是的。就是这样。”

  那不勒斯小组被占前的当天凌晨,展啦曾发帖称,目前的小组总有乱七八糟的人加进来,踢也踢不走,“好痛苦,为什么不给我批组”。

  到了中午,他们如愿拥有了买来的小组。据一位管理员公开的聊天记录显示,“因为之前那个四组一直有人乱加,所以去蹲了一下买了小组”“一开始都不知道是什么组”“看到有人卖,捡便宜了,有些人卖四五百”。

  买完小组后,展啦发帖通知,“待会我们就搬豪宅了”。拥有七千多人的那不勒斯小组确实是“豪宅”,这里讨论生态良好,不会轻易停用。由于组员人数超过一千,小组还拥有分区功能,粉丝们可以在不同的分区下进行讨论,更有针对性。

  占组前,他们的另一个聚集地是“有糖”小组,这个小组原本是讨论悠唐软件的,小组简介至今还是悠唐软件的介绍,“UTOUU创造的是一个自由、开放、平等、公平、自然、平衡的互联网新生态……能够公平分享互联网价值和利益的社会化网络。”这个小组创建于2016年2月5日,一个月之后,原组长便再没更新过动态了。之后,这个小组被占去,变成了“有糖”。

  姚琴推测,除了有糖小组之外,大约还有六个小组被占。这六个小组都是由用户“闲敲棋子”创建,组名分别是“暗示学”“隐喻学”“逻各斯”“碧岩录”“隐喻”“逻格斯”。和有糖小组的情况类似,这名组长自2019年后就未更新过动态,估计也是闲置的小组。如今这六个小组成员数量都不到十人,并且和有糖小组的成员存在重合。一位有糖小组成员在“暗示学”小组里写道,“既然如此,那这组归我了。”

  创建于2005年的豆瓣一直被誉为“文艺青年的家园和圣地”,也被认为是最具权威性的评分网站,拥有一大批书籍、影视、音乐用户。同时,“清朗”之前,娱乐小组十分兴盛,不少粉丝团体活跃在豆瓣。

  2020年11月,一位编辑在自己负责的书籍《记忆记忆》评论区中,发现多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评论,隔天又多了上百条“读过”的标注——对于这本二三十万字、几日前才有现货的长篇小说来说,这么多“读过”不太可能是真的。这些短评一类是复制粘贴的评论,另一类是莫名其妙的句子心得。

  这位编辑整理材料后发现,这是王一博的粉丝在豆瓣进行的“养号”行为。粉丝通过每日在豆瓣上给各种书籍电影打分,来增加自己的豆瓣号权重,之后好为明星的影视作品打分,避免评分作废。事情公开后,王一博方在微博回应:强烈反对“养号刷分”“评论注水”等行为。事件表面收场了,而事实上,如今微博上的“豆瓣养号指南”依然比比皆是,随便一搜就会在各大明星超话中出现许多相关教程。

  “我一直知道豆瓣是文青和饭圈共存的地方,但就是突然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张茉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夏叶也不理解粉丝群体为什么在豆瓣活跃,她心里的豆瓣更像是图书和影视作品的讨论阵地。

  有糖小组的粉丝们为什么不只在微博活动,而要选择豆瓣小组?江悠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微博超话更公开,意见不合的人会在超话里进行恶意评论,而豆瓣进组需要审核,成员更集中,攻击和矛盾更少发生。

  针对小组被卖的事实,姚琴发了一封邮件,将这件事反映给豆瓣官方。在收到大量用户的投诉与反馈之后,豆瓣做出了公开处理。

  豆瓣声明中明确,“小组的成长和壮大是组长和组员共同努力的结果,小组并非组长个人财产,禁止买卖和交易。”大多数采访对象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在此以前,他们没有看到过官方对小组买卖的明确规定,对小组是否可以交易并不十分确定。

  豆瓣官方接管那不勒斯小组后,没有再通过新的进组申请,组员人数一直没有增加。姚琴觉得,豆瓣的态度虽然很好,但这意味着没有人处理组内实际的事务。

  事件并未告一段落。粉丝们退回原来的有糖小组,而部分那不勒斯组员开始“反攻”,他们跑到有糖小组里,发布和女性文学相关的内容,例如转载文章《文学升起处,女性汇流时》等。

  他们还对粉丝发帖的方式进行了模仿,针对粉丝们的“一个成熟的小组不能没有成语接龙”,他们发帖“一个成熟的小组不能没有女性主义书影音接龙!”在这则帖子下,都是那不勒斯组员推荐的相关书籍和影视作品,目前已有253条回复。

  “最后这个本身是parody嘛,就是戏仿他们之前的做法。”姚琴解释,“如果说以这种玩笑的形式可以达成互相理解,那这件事就结束了。”有糖小组的成员刚开始以对骂回敬,后来也会装作不懂地说,“姐姐们我是初中生很明显吧。”

  两个小组的争论过程中,姚琴感觉这件事让她情绪内耗越来越严重。一开始,她支持其他成员一起发帖,但随着双方激烈的对峙,她看到自己的网名被写进了帖子的标题,遭到公开喊话、谩骂,“原来读书人也不全是大小脑健全的人啊”。

  姚琴突然觉得很疲倦,“变成直接对线(对骂),很没有体面的那一种,所以也挺可惜的。”后来,她渐渐淡出了有糖小组的争吵。

  事发后,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参与该件事的粉丝,他们声称遭受了大规模网暴和私信辱骂,不愿公开发声。有人只是澄清,他们误认为组长对豆瓣小组有绝对控制权,把小组买卖看做单纯的商品交易,才做出莽撞的踢人和误删行为。有人原本答应接受采访,隔天又反悔,表示不愿买组的朋友承受更大的精神压力。他们多次强调,不希望事情进一步扩大。

  (文中姚琴、夏叶、彭欢、张茉茉、江悠均为化名)

  文|南方周末记者 翁榕榕

  南方周末实习生 王帆

  责任编辑|李慕琰

More Details
9月 1, 2022
调查:大量加拿大人准备在劳动节长周末外出旅游

  

温哥华太阳报报道,来自旅游网站Kayak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虽然面对航班延误和取消、仍强制使用ArriveCan应用程序、以及广泛的机场和行李混乱问题,大量加拿大人正考虑在夏季的最后一个长周末外出旅游。

  数据指,9月3日至5日通过Kayak的国际航班搜索量是2021年的两倍多(增长104%),热门目的地包括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较2019年疫情前增长38%)、葡萄牙里斯本增长34%、意大利罗马则增加14%。

  由于旅游业于疫情爆发两年多后,一直努力满足激增的需求,因此很难达成交易。

  报告称,随着公众尽可能选择驾驶而不乘坐飞机,汽车租赁价格持续飙升,国内的租车搜索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58%,与2021年大致相同; 每日租金的平均成本已升至139元,较2021年增长 33%。

  酒店的需求也很炽热,劳动节长周末的国内酒店房间搜索量较2019年同期上升32%,较去年也增长23%。酒店客房的平均价为每晚260元,较2019年和2021年分别上涨15%。

  Kayak表示,劳动节假期最便宜的国内航班是前往卡尔加里(往返平均330元)、哈里法斯(385元)、多伦多(391元)、温哥华(419元)和蒙特利尔(422元)。

  国际旅游方面,最优惠是前往纽约(424元)、里斯本(930元)、巴黎(971元)、伦敦(1,176元)和罗马(1,527元)。

  数据来自5月1日至8月5日通过Kayak网站搜索9月1日至5日旅游计划而得出。

  V06 图片:加通社

More Details